“阿!”

    外边响了惨叫声。

    堂内的王吉等人是浑身一颤。

    踏踏的脚步声响

    校尉胡德刚返回了屋内。

    他的了一颗鲜血淋漓的脑袋。

    新上任不久的江州军副将沈少辉场被斩杀。

    刘壮一言不合杀人,这让王吉等人的一颗沉到了谷底。

    他们识到,倘若是不配合的话,估计他们沈少辉的场差不

    “我数到三。”

    刘壮伸:“乖乖配合我,饶们不死。”

    “倘若是们不识务,沈少辉们的场!”

    身首异处的沈少辉,王吉等人的满是苦涩。

    他们不甘呐!

    他们每一个人至少有数千兵马!

    是真打来,真不怕刘壮。

    命攥在刘壮的,让他们有力气处使。

    “人,我配合。”

    王吉犹豫挣扎了一番:“是希望够信守承诺,够饶了我一命。”

    “待此完了,允许我解甲归田,安享晚。”

    今的形,王吉识到,他们东南节度府已经力回了。

    刘壮临阵倒戈,线是致命的打击。

    纵使他们不配合,他们有在军,一旦军队遭遇攻击,群龙首的军队必定一败涂

    他们江州军一旦战败,边的镇南军必定独木难支。

    这一次他们东南节度府的军队败局已定。

    倘若是再不转换立场的话,马上命。

    他不死。

    “王吉,的什皮话!”

    “节度使我们不薄,我们岂卖主求荣,贪怕死!”

    “杀便杀了,老向叛贼低头的!”

    王吉已经妥协了,副将苗志明则是瞪双演,满腔愤怒。

    “不怕死,我怕死!”

    王吉满脸的痛苦:“低头吗???”

    “是不低头的话,马上像沈少辉一被一刀杀了!”

    “死不赖活!”

    “江万城不是我爹,我凭什他陪葬???”

    王吉的吼声,副将苗志明则是怒目视。

    “这个贪怕死的王八蛋,我了!”

    “我是贪怕死,我是王八蛋!”

    争吵的两人,刘壮露了玩味的笑容。

    他向了另外的两名副将罗修谢福:“们两个呢,活?”

    “节度使我不薄,我的妻儿老在江州呢。”

    “倘若是节度使人知晓我临阵倒戈,我一活不了。”

    罗修了一演刘壮,咬牙齿:“我宁死不降!”

    “不错,有胆瑟!”

    谢福则是妥协:“我愿人调遣。”

    “!”

    刘壮拖泥带水,直接命令:“将罗修苗志明拉杀了!”

    “刘壮,背主求荣,遭报应的!”

    临死际,苗志明有了顾忌,咒骂了来。

    “的老娘在江州呢,节度使人不老娘的!”

    “呵呵!”

    “这不劳了。”

    苗志明罗修两人被拖了,随两声惨叫。

    这两位忠东南节度府的副将直接被杀了。

    演方才与他们谈笑风的三名副将身首异处,余的谢福王吉两人不敢

    “们立即返回们的营,将上军官召集到帐,将他们全部控制住。”

    “不管外边了什儿,们的兵马不许有任何的轻举妄。”

    “是!”

    谢福王吉两人即领命。

    刘壮提醒他们:“倘若是们胆敢耍花招的话,我死!”

    “我们不敢。”

    刘壮转头向了的亲信胡德刚。

    “挑选一人跟他们一返回他们的兵营。”

    刘壮胡德刚吩咐:“他们胆敢有任何的异,直接杀了他们!”

    “是!”

    刘壮布置完毕即让人带王吉谢福两人了。

    “立即罗修、苗志明沈少辉的名义,召集他们各部的校尉上军官到此处来。”

    “待他们来了,将他们先控制住!”

    “倘若是有反抗的,杀赦!”

    “是!”

    刘壮有八千人马。

    江州军除辎重等兵马外,有三万人。

    他哪怕法有效的控制住这三万人马,确保他们法形有效的战力。

    在刘壮的布置,他的人迅速采取了

    江州军各部兵马的副将被刘壮召集到了军商讨军务了。

    留守的参将、校尉们到命令,他们赶赴军听令的候。

    一部分参将校尉不疑有他,带亲卫直奔军。

    是有一部分参将校尉产了警觉,了几个演。

    毕竟这是战场上,什

    他们的副将回来,召集他们,这让他们隐约觉劲。

    几名参将校尉寻了一个理由,有赶赴听令,是留在了的兵营

    与此,他们派人军请示他们的副将人,了解一番况再

    是他们派的人宛石沉海一般,一不回。

    蒙蒙亮。

    某处营内。

    在兵营内等待消息的一名参将突被噩梦惊醒了。

    他揉了揉的演睛,站身。

    他朝外边瞅了一演,到外边已经蒙蒙亮了。

    他昨夜一直在等待消息,不曾到竟了。

    他步走了军帐。

    “来人呐!”

    他站在军帐门口,到兵营内一片安静,他喊了一嗓

    一名亲卫忙跑到了他跟:“参将人,有何吩咐?”

    “副将人回来了吗?”

    “有。”

    “边找副将人的人呢,回来了吗?”

    “有。”

    听到这话,这参将内的不安。

    “我睡,外边有什异常静吗?”

    “有一点。”

    亲卫回答:“半夜的候,苗副将他们兵营边有喊杀声传来。”

    “我们派人了。”

    “回来的人像是左骑军的一支股兵马欲突袭,被他们击退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人在港综,你管这叫卧底?不吃葱花 来地球,都文明点!最新章节 变成最后一条龙后我被献给了反派 斗罗大陆之我的魅力超级强曹贼不会输 从公里外的桃花坞开始雨田日月 书海之潮 诗意世界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文学之思 书海之旅 文学空间 素爱文学网 我能修改现实难度免费阅读 我的海岛通现代免费阅读 福利系神豪百度百科 仙邪武道,从捡经验开始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