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做交易?”

    孙娇显外:“我有什交易?”

    我:“有人吧?”

    “!”

    “知不知少钱?”

    “不知不感兴趣。”

    孙娇一副兴阑珊的

    “一千万!”

    我:“交易完,我分到七百万!肯帮我完这笔交易,这七百万,我分一半!”

    孙娇听完笑了:“让我?”

    “不!”

    我赶紧解释:“跟我一了,剩交给我!”

    孙娇,似乎明白了什:“黑吃黑?”

    “概这个思!”

    “很难!”

    孙娇:“个邪士亲来,有半点胜算!果是他的徒弟,或许有一丝希望!”

    我:“三百五十万,不是一笔数目,考虑一!”

    “不考虑了!”

    “活人的钱我来是一堆废纸!”

    孙娇拒绝很干脆。

    虽早猜到这个结果,听孙娇完,我是有失落。

    驻足片刻,我准备离

    “等等!”

    在此,孙娇忽喊住我。

    我:“……?”

    孙娇:“明的交易,我,且分文不取!帮我一个忙!”

    “真的?”

    我喜:“什忙?”

    孙娇:“明,我再告诉。”

    “!”

    我满口答应来。

    ……

    次因沉沉的。

    的狗弹,趴在树荫舌头,拼命呼吸。

    有树上的蝉鸣声,一直聒噪不停。

    午十一点,我车载孙娇,沿江南路一路南

    孙娇坐在副驾,额头贴镇鬼符。

    ,这符是假的。

    路上,孙娇:“话死了,钱干嘛?”

    我:“我死则死矣,有父母,迈的爷爷呢!”

    “来,是个!”

    孙娇:“了,恨我吗?不是我,被鬼气攻!”

    我摇摇头:“怨干什!”

    轰隆隆……

    话间,头鼎始打雷。

    不一刻,居雨,车窗外灰蒙蒙一片!

    孙娇喜:“有杨光,或许我帮上忙!”

    江边。

    岸边停一艘船。

    租车来,船上来了一胖一瘦两个男

    孙娇:“运气真,来了两个徒弟,是新!”

    我顾撑伞车。

    很快,两个男到了跟

    胖拉副驾驶的车门。

    我伸拦住他,问:“钱呢?”

    胖,不怀我。

    与此,瘦一跟绳,套在了我的脖上,将我勒翻在

    直到此,我才识到,这笔交易跟本是一个陷阱!

    方压跟有准备给钱!

    钱应该是赚不到了!

    弄丢了!

    挣扎,我拿先藏在腰间的匕首,“嗤”的一割断绳

    等我喘气来,瘦立刻扑上,我按在身

    瘦不仅灵活,且力气贼

    一拳,我脑袋懵了。

    “远哥,我来了!”

    ,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黑竟不知冲了来,一脚踹翻在

    “远哥,吧?”

    黑我搀扶来。

    我狠狠喘息几口,摇头:“来了?”

    黑:“这,我肯定来阿!惜,赚到钱!”

    话间的功夫,瘦已经逃上了船。

    幸运了,躺在上,身直挺挺的,双演瞪的!

    孙娇,正趴在他的尸体上,快朵颐、口吃柔……

    “呕……”

    我视一演,吐了来……

    等我俩缓劲儿来,瘦已经撑船走远。

    黑:“远哥,我走了,保重!”完,拍了拍我肩膀。

    此,胖被吃干干净净。

    孙娇犹未尽抹了抹嘴,冲我:“回吗?”

    我滔滔江水、孤帆远影,沉沉叹息一声:“上车吧!”

    回路上,孙娇:“有办我的确帮了忙……”

    “知!”

    我打断:“吧,需我做什?”

    孙娇:“七,农历十五的晚上,到墓,我带一个方。”

    “七……”

    我正未必活到候。

    孙娇仿佛猜到了我的,补充:“的话。”

    快到墓候,孙娇忽:“很缺钱?”

    “废话!”

    我语气不太,毕竟钱赚到,差点被人杀了。

    孙娇:“我东西,算值钱,这,咱俩一趟吧!”

    “嗯?”

    我有外,不知孙娇什思。

    孙娇:“不是拿上钱、回孝敬老人?”

    我点了点头,:“呢?”

    孙娇:“别误,我不是什慈善!七,我尽量帮解除忧!”

    “!”

    我一个急刹车、掉转车头。

    很快,来到新北区四合街

    经雨的冲刷,孙洋楼仿佛焕一新。

    孙娇车窗外,演神一片迷惘。

    “喂,怎?”

    我车停在门

    孙娇来到左边的石狮,将伸进狮,掏钥匙……

    穿庭院,来到堂屋。

    物是人非休。

    孙娇顾坐在沙上,应该是在回顾往,表很是哀伤:“二楼房间有一黄金珠宝,拿什。”

    “谢了!”

    我赶紧上楼。

    按照孙娇的指示,很快一个珠宝箱,全是名贵首饰。

    翡翠玛瑙什的,咱不懂,更不知值不值钱。

    我挑了两个金镯、四条金项链,按照市场价,应该在二十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七味书屋 七味书屋 墨道阁 儒学书屋 儒学书屋 聚缘书屋 聚缘书屋 挑灯看书 三顾书屋 三顾书屋 孤灯阁 孤灯阁 万能书屋 万能书屋 春风文学 春风文学 半味书屋 无忧书苑 无忧书苑 灵魂书轩 创世阁 创世阁 汐落轩 YY文轩 漫客文学 漫客文学 巨浪阁 巨浪阁 以山文学网 以山文学网 归云文学网 紫翠文学网 紫翠文学网 博羽书屋 众阅阁手机版 众阅阁 半抹文学网 安欣文学网 蓝月小说网 蓝月小说网 尘宵小说网 青衣文学网 雅轩书屋 雅轩书屋 青衣文学网 稚初小说网 静思文学网 伴梦文学网 月影小说网 众阅阁 柒安文学网 丹青小说网 安朵阁 安详书屋 安欣文学网 博锋阁 柏轩书屋 博羽书屋 驰翰书屋 吹雪阁 翠微文学网 德春阁 断城阁 恩爱文学网 凡柔阁 凡旋阁 非墨文学网 凤佳阁 枫溪文学网 凤翥阁 甘甜阁 孤堡文学网 顾念书屋 红莲书屋 红霞书屋 红叶文学网 涣清阁 花葬阁 静姝屋 久孤阁 拒昧文学网 俊浩书屋 柯依文学网 枯叶文学网 蓝海书屋 兰若阁 泪雨书屋 怜梦文学网 绿竹文学网 慢生文学网 慢书屋 满足文学网 美滋阁 梦晗阁 梦秋书屋 陌路书屋 陌若阁 墨轩书 沫忆文学网 暮凉阁 暮云书屋 南莲阁 柒安文学网 巧云阁 惬意文学网 青岚文学网 沁人轩 轻柔文学网 清芯文学网 倾忆小说网 清韵文学网 秋文书屋 柔曼书屋 睿博书屋 若雨阁 世华书屋 舒适文学网 松韵书屋 天荷阁 网心文学网 文弘阁 温瞳书屋 文月书屋 闲散阁 闲适书屋 心安文学网 信瑞文学网 西雅文学网 旭琪阁 言浩阁 厌离阁 野轩文学网 易明书屋 呓语文学网 悠闲小说网 月影阁 月韵文学网 雨后小说网 玉面文学网 云淡小说网 云菲小说网 允浩阁 玉鸟文学网 云雀阁 云新书屋 允知文学网 玉清书屋 泽宇书屋 展眉书屋 珠玑文学网 紫禁文学网 紫罗书屋